贵州快三开奖结果

网上报名-点击进入
成绩查询-点击进入
登录
用户名
密 码
验证码


网上图书馆-点击进入
报名通道
重要通知
那些无能为力道晚安的日子-关于亲人
查看点击:155次 2015年1月27日 

  *关于亲人*

  -ONE-

  “天哪你这孩子去哪里啦!谁给你划的?你给我说!妈给你主持公道!你们学校的还将不讲理了!我年轻的时候哪里受过这样的欺负!”

  “...我去劝架的时候不小心被挖到了,没什么的,你看,不是上了药吗,诺,还有纱布,医务室婆婆给的。”

  “你看你瘦成什么了还劝架,嘿你这孩子,哎哟哟我的脑袋都被你气疼了,不孝啊不孝啊...”母亲不依不饶的追问和牢骚,女儿不以为然的回答,人世常情。

  可这也是种幸福啊,至少,你身后还有个家,给你撑起一片天。

  -TWO-

  时婴的秋天处处布满了金黄色的树木,一行行的香樟、银杏、松树,中学生的抱怨和疲惫充斥着整个时婴。

  何茗瞪大了眼睛看着信伊脖子上长长的血痕,嘴巴张的大大的。“信伊你你被高二的欺负了?!”

  “小茗啊,我今天从出门起就已经被问了无数次了,我...被误伤了。”信伊揉着太阳穴说。

  萧小雨从教室进来,何茗正在和信伊交谈。

  “被误伤?!怎么可能!你瞎掺和什么呢你!你...”焦阳话还没说完,萧小雨一把拉开何茗,冲上前来抓着信伊的肩膀,吼到:“你他妈的去打架了?!”萧小雨怒气冲天,信伊有点没回过神来。

  “你又发哪门子疯啊!信伊是被昨天高二的女生误伤了!”何茗掰开萧小雨的手,上课铃响了,何茗瞪了一眼萧小雨,回了座位。信伊尴尬地笑了笑,对着萧小雨点点头,让他坐下。

  萧小雨盯着信伊脖子上的伤口,心疼死了。

  “好了上课,没写作业的站到教室后面去...”

  萧小雨站起来,往教室后面走去,信伊拉住他,问:“你刚不是交了作业吗?干嘛去?”

  “看着你脖子不舒服,去后面冷静一下。”

  邓云尔一如既往地反常,趴在桌子上睡大觉。林孝扬没在听课,手中的笔好几次掉在地上,李一阳看着邓云尔疲惫的背影,皱起了眉头。

  “你把信伊的手机号给我下。”李一阳凑到林孝扬耳边说。

  林孝扬撇了李一阳一眼,好像在说:你开玩笑呢?

  “我有事找她啊!”李一阳急了。

  “你自己去找她啊,干嘛要她手机号。”

  “这有什么,我又不跟你抢她。快给我啦。”李一阳揍了林孝扬一拳。

  “行啊,我给你,那你让我抱抱邓云尔。”林孝扬朝着邓云尔嘟嘟嘴。

  李一阳无奈地垂下了头,朝着林孝扬的板凳狠狠地踢了过去。

  下课后。

  李一阳来到高一四班,把信伊叫了出来。

  “你好我是李一阳,孝扬的哥们儿。”

  信伊有点莫名其妙,她略慌张的问了声好。

  “额,那个,”李一阳看见了信伊脖子上的血痕,“你脖子还疼吗?”

  “哦,好多了,谢谢。”

  “我直说了,云尔最近特别奇怪,我想请你帮我问问她到底怎么了,千万别告诉她是我叫你问的。”李一阳抱拳。

  信伊笑了笑,说:“没问题,我中午就去找她。”

  “谢谢了!看你脖子应该很疼吧,好好照顾自己,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找我帮忙哈。”李一阳轻轻拍了拍信伊的肩膀,转身离去。

  “焦阳外面有人找。”洛钗说。

  焦阳走出教室,看到了萧小雨。

  萧小雨看着焦阳脸上的淤青和嘴角的黑疤,一时没说出话来。

  “怎么?又是给信伊打抱不平的?我告诉你姓萧的,别在我这儿撒野,我...”焦阳还没说完,萧小雨用手戳了戳焦阳的手臂,焦阳疼的叫了起来。

  “看你伤的可真不轻。”萧小雨淡淡地说,“以后,别和女生打架了,以后要真留下什么疤,那多可惜。”萧小雨说完转身离去。

  焦阳站在教室门口愣愣的,一时没说出话来。

  “他找你干什么?”洛钗问。

  “没什么,发疯呢,戳地我可真痛。”焦阳咬着牙回了教室。

  信伊坐在教室里看书,头发盖住了脖子上的伤口。“焦阳好像伤的很重。”萧小雨坐下。

  “你去找她了?我跟你说了不是她的错。”信伊焦急地说。

  “我是想去收拾她的,可是看她一身的伤,不知道说什么,就回来了。”萧小雨撑着头看着信伊,“你还是没变,那么关心别人,从不知道关系自己,外冷内热。”

  信伊转过头去,掩着嘴巴笑。

  “你也没变啊。”信伊微微地说。

  还是像当初那么喜欢我。

  -THREE-

  昨天发生在图书馆的打架事件已经闹到了各个班班主任耳朵里,就连校长也都被惊动,一个个家长黑着脸走进了时婴四中,互相恨着对方,明枪暗斗。

  “云尔姐,一起去吃午饭吧。”信伊在教学楼中学遇到邓云尔,邓云尔笑着答应。

  “信伊你的伤口好像又流血了!”邓云尔心疼地看着信伊的脖子。

  “啊,没关系没关系,流一会儿就好了。”

  “焦阳真是越来越毛躁了,刚才看到好多家长都在校长办公室,看来这次是闹大了。”

  信伊心想自己妈妈不会也来了吧,她那么激动的人,别把事情闹的更大了。忽然想到,今天妈妈说了要去婆婆家,才松了口气。

  饭堂。

  “阿姨,给我一份蔬菜和...恩...不要肉丝,要土豆炖肉。”信伊指着饭菜。

  “你怎么吃两份?”邓云尔问到。

  “小雨的,他今天偷懒不想吃午饭,我买好了让我们班男生给他带去。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他喜欢吃什么?”

  “就是了解啊,像亲人一样。”信伊笑了笑,“坐这儿。”

  信伊看着邓云尔有些苍白的脸和黑眼圈,问到:“你看起来很累。”

  邓云尔摸摸脸,叹了口气。

  “是吗,大家都这么说呢。”

  “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

  邓云尔看着信伊。

  “是李一阳让你问我的吧。”

  信伊没说话。

  “他真是...”

  “他也是关心你。”信伊喝了口汤,“你快告诉我吧,到底出了什么事。”

  邓云尔看了眼坐在远处看着她们的李一阳和林孝扬,笑着说:“你别告诉他。”

  信伊也注意到了,笑到:“原因。”

  邓云尔吃了口饭,说:“你知道我高中三年都在玩,我爸妈觉得我成绩太温,准备送我出国。我怕李一阳知道了会受不了,所以不打算告诉他。”

  “出国?去哪里?”

  “瑞士。每天晚上都在恶补英语,所以才累的不得了。”

  “你要呆多久?”

  “读完大学。所以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告诉他,我真的...”邓云尔无奈地垂下了眼睛。

  “你喜欢他?”信伊看了一眼李一阳。

  “这六年就是他陪在我身边,疼我爱我,你知道吗,我真的不能没有他。我不希望和他分开,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和他一起去完成,我还没有亲口告诉他我喜欢他,每一次每一次...”邓云尔红了眼睛,她低下头,泪水一滴一滴地落在了饭菜上,“就像你说萧小雨像你的亲人,一阳也就像是我的亲人一样,他是我人生的一部分,你知道吗,我真的不想要离开他。”

  信伊拿出一张纸,递给邓云尔。信伊咬着嘴唇,听着邓云尔隐忍着的哭声,伸出手为她拂去了泪水。“云尔姐别伤心了,你们才十八岁,你们还有时间。”信伊的卷翘睫毛微微颤抖着,她微微眨了眨眼睛,“快吃饭,都要凉了。”

  -FOUR-

  不是每个人都能和最亲爱的人在一起,就像不是每一片云朵都能与另一片相撞。

  十几岁,正是一个敢闯敢拼的年龄,少年们除了学习,还有很多很多没能经历的事情,而这其中,便有恋爱,便有分别,便有错过。

  -FIVE-

  午休后,邓云尔趴在桌子上,耳朵里带着耳机。李一阳今天中午的确看到了邓云尔抽泣的身影,若不是林孝扬拉着他,他早就冲上去了。

  “外面怎么这么安静?”林孝扬不习惯地看着外面安静的走廊。

  李一阳翻了翻书,没说话。

  “嘿,焦昂他妹妹打架,这不还在处理呢,校长亲自开的家长会呢,哎哟呵你是没看到那些家长一个一个黑的跟煤球似的脸,你说我们高二的妹子怎么就那么不省事啊!”戴眼镜的女生叹着气,“听说高一四班那级花信伊也参与了,我这几天看到她脖子上那个疤痕呐,作孽啊。我...”女生话还没说完,从教学楼正门到里层接二连三传来的尖叫声,引发了高三苦逼党们的关注。邓云尔也取下耳机奇怪地看了看外面,全班齐刷刷地走出了教室。

  “什么什么情况??”邓云尔站在走廊上,往下望了望,只有高一的一群学弟奇怪而又惊讶的表情。

  “来大明星了?”林孝扬嘴角有些抽搐,“不然女生怎么都在尖叫?”

  李一阳靠在走廊的扶手上,看着邓云尔好奇的侧脸,转身走进了教室。

  “哇塞!孝扬你看你看,我我...小说男主人公...二十年后的样子啊!!”邓云尔激动地拍着林孝扬的肩膀。

  楼梯间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,男人沉稳的步伐,黑色的风衣和油光发亮的皮鞋,棱角分明的轮廓,高而挺的鼻子,冷淡的眼眸和未来得及剃的胡渣,帅炸天的大叔!男人身后跟着一群屁颠屁颠的女孩子,何茗、焦阳和洛钗都在里面。男人至始至终一句话没讲,眼眸间有一股英气与冷傲,甚至一些莫名的怒气。男人四处看了看,直到看到“校长办公室”后,才抬腿走了过去。

  林孝扬左眼皮一直狂跳,从未见过如此...如此“屌”炸天的家长。“真帅。”焦昂不禁感叹。林孝扬点点头表示赞同,再想想自己父亲的那个啤酒肚,叹了口气。转过头去,只见邓云尔双眼瞪的巨大,嘴巴微张,好看的葡萄眼和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。林孝扬用手在邓云尔面前晃晃,邓云尔才回过神来。

  “太他妈的帅了,一定不是家长,我要是早生二十年,一定要嫁给他。”焦阳痴痴地说。洛钗无奈地用手肘捅了捅焦阳:“都这个时候还乱想,你还是好好想想等会儿怎么跟你爸妈交代吧。”焦阳白了洛钗一眼,扫了兴,懒懒地靠在墙上,闭上了眼睛。

  男人推开门,里面的家长一齐黑着脸转过来,看到一米八几的男人风尘仆仆却依然气势压人的样子,刚才正在争执的家长们全都安静了。

  “好了,既然家长都来齐了,诶您们都坐坐坐,我们就来平缓地处理这次高二劝架事件...”校长圆嘟嘟的脸对各位家长陪笑着,一边让助理倒水一边擦着汗。

  “才秋天呢,您怎么就流汗了。”女人尖酸的声音传来。

  “咳咳,老师说话呢,会不会尊重人。”

  “诶我说你...”话音未落,刚健有力充满磁性的男声传来:“直接把孩子叫进来,当面说。”

  一片寂静。

  “现在通知,现在通知,”校长助理的声音响起,“高二参与打架的女生全部到校长办公室,点名,焦阳、纪林西、李琴娜娜......一共十六名。另外,请高一四班信伊同学一齐上来。通知完毕。”

  信伊在何茗的陪伴下上了三楼,她和林孝扬对视了一眼,转身进了校长办公室。

  许久许久。

  校长办公室磨砂大门终于打开,家长们纷纷领着孩子走了出来,女生们没有一个不哭着脸的。最后两个人的身影亮了所有人的视线,男人搂着信伊一同走了出来,眼眸间刚才的冷傲和愤怒全然不见,反而多了一份温柔与疼惜。

  信荣搂着信伊慢慢地走着,信伊的头齐着信荣的肩膀,信荣高大的身躯仿佛可以为她遮风避雨。楼道上的女生们全都让开了一条道路,惊讶又嫉妒地看着信氏父女走下楼梯,信荣走时看了林孝扬一眼,眯了眯眼睛,很快移开了视线。

  林孝扬打了个哆嗦,浑身不自在。邓云尔嘴巴张的更大了:“他他他居然是信伊的父亲,这么一说他们还真像,信伊的妈妈一定是个大美女吧!太幸福了,”她看了看林孝扬,嘲笑似的说,“想追到信伊啊,哈哈,先帅过她老爹吧!”

  林孝扬的脸抽了抽,他面无表情地说:“每次你用鼻孔对着我笑的时候,我都在想,你脖子不累吗。”

  “林孝扬!!”

  -SIX-

  “看来果真是你爸爸来了,听到熟悉的尖叫声。”萧小雨笑笑,“荣叔叔好。”信荣点点头,露出温柔的笑容,摸摸萧小雨的头:“长高了不少。”

  河边。

  “你还特意从深圳赶回来了,一定是我妈又怎么添油加醋了吧。”信伊坐在石椅上,“我下午本来还有课的,你还愣是把我拉了出来。”

  信荣笑笑,说:“自己女儿受欺负了怎么能不回来,知道那个女孩儿是无心之失也就算了,只是你这么长的伤口,以后留痕了真不好看。你看你去凑个什么热闹。”

  “没办法嘛,我像我妈。”

  “你和你妈最不像的,就是你妈外热内热,而你外冷内热。”信荣幸福地笑了。

  信伊嘟着嘴,斜着眼看着身旁这个英气不凡的男人。“老爸,你为什么娶她?”

  信荣有些吃惊,他看着身旁这个宛若花朵初长成的女孩,不知道什么时候脱去了稚气,有了不同于这个年龄的成熟和冷静。

  “你知道吗,该珍惜的时候,一定不要挨着面子。你妈是我最爱的女人,当然,你也会找到最爱的人的。”信荣将信伊搂了过来,“我工作忙,你平时多和你妈妈聊聊天,她这段时间老说头疼,可能是秋天到了,受了点寒。”

  信伊点点头。

  时婴的秋天很快就过去了,女孩们都围起了薄薄的围巾,时婴一排排的银杏树洒遍了一条条的街道,情人们牵着手,穿着相同的毛衣、毛帽......

  信伊成了全校关注的对象,去食堂一路上都在像审犯人一样看着她。

  何茗挽着信伊,不自然地看了看周围的同学们,说:“好烦啊,都是你老爸太帅了,才导致你现在也......”

  信伊皱着眉头,把围巾往上提了提,遮住白皙好看的脸。

  “你和你爸爸长得好像啊!”

  “信伊你爸爸多少岁了?”

  “你爸爸叫什么啊?你妈妈一定很漂亮吧!”

  信伊停下了脚步,微微笑了一下,说:“信荣,刚好四十岁。你们可以去网上查一查,很高兴你们对我的父亲感兴趣。”信伊挑了挑眉毛,对于这个“把麻烦推给信荣”的办法很满意。

  何茗看着周围纷纷拿出手机的女生们,说:“你很有心计诶,不过不得不佩服你。”

  信伊得意地笑了笑,说:“没办法,我爸走哪里都是焦点。”

  正当信伊舒了口气时,另一泼人又吸引了她的视线。

  远处一个穿着黑色大衣,红色的高台高跟鞋,深红色的妖娆女人挽着一个男生。窈窕的背影和火辣的身材,不用看就知道是个大美女。林孝扬的背略显僵硬,身边的邓云尔和李一阳更是尴尬。女人用力地搂着林孝扬,几乎快和林孝扬齐平的身高,两个高挑的背影,惹人浮想联翩。

  林孝扬看到了信伊,林孝扬有些尴尬,他咳了咳:“信伊,你过来下。”他和女人走近后,信伊才看清那女人的脸,高高的鼻子,深深的轮廓,小巧好看的脸,还有和林孝扬一样的茶色瞳仁。

  “这是我...”林孝扬话还没说完,女人便走上前来,高跟鞋“塔塔塔”得让人心生畏惧。

  “哎哟你好你好,我叫林昭,是孝扬亲爱的姐姐。”林昭注意到了信伊围巾下稍微显眼的疤痕,她若有所思地笑笑,从巨大的普拉达包包里拿出一小袋化妆品,递给了信伊。“来,这是我弟弟让我买的,女孩子脖子上有疤多丑啊。”

  信伊有些吃惊。

  “额,你好,林昭,额,姐姐。我是林孝扬的,额,我...”

  “哎叫我阿阿姐就行。”

  “阿...阿阿姐,祛疤的还是不用了,会好的。”

  “哎别啊,我这可是给你背了一个太平洋诶!你就收着吧。当做见面礼?”林昭娇艳的嘴唇微微扬起,“我弟弟肯定是在追你吧,唉他最笨,有时候表达成问题,你别介意啊。你别看他平时什么什么冠冕堂皇的样子,他啊还没谈过恋爱呢,你要多...”林昭话还没说完,林孝扬就急了:“你在说什么啊,你能让我高三最后一年好好过吗。”

  信伊脸红了,她一时语塞。

  “林孝扬你什么意思,你姐姐一下飞机家还没回就来看你了,亏你还是我弟弟呢。”林昭狠狠地拍了拍林孝扬的背,又冲着信伊笑笑,说:“我带我弟弟出去吃饭了啊,你们也快去吃吧小师妹们,呵呵,别忘了擦药啊!”林昭摸了摸信伊的脸,扯着林孝扬离开了。

  何茗在旁边瞪大了眼睛,说:“这么一看,他们一家基因和你们家一样,都好啊。个个都标志,以后你要是和林孝扬结婚了,那你们的孩子指不定多好看呢!”信伊无语地叹了口气,说:“何茗同学,你想哪儿去了。我不喜欢林孝扬好吗,别乱想了。”

  何茗在旁边不以为然。

  沉默,沉默,沉默。

  林昭巨大的耳环静静的挂在耳朵上,她妩媚的睫毛向上翘起,火红的指甲划着手边的杯子,高跟鞋一摇一摇。

  “你可看好了?”林昭喝了口咖啡。

  林孝扬笑了笑,茶色的眸子没有波澜。

  “你管好你自己的事吧。”林孝扬看着眼前油光四溅的牛排,“这次回来呆多久?”

  “那个女孩叫什么。”命令的口吻。

  林孝扬抬起眸子,看着眼前这个略显跋扈的女人,早已不似从前那个淡妆单纯的女孩了。

  “信伊。”林孝扬把切好的牛排递给林昭,“你憔悴了很多,你在国外还好吧?”

  “浮世终究是会改变一个人的。”林昭茶色的眸子里有不同于林孝扬的忧伤与寂寞,“你高三了,成天还想着别人女孩子。”

  林孝扬没说话。

  林昭举起红酒杯的手顿了顿,她看了看眼前这个阳光的大男孩,叹了口气。

  “你放心,我可比你小子多活六年,我不会去过问你和那女孩的事情,既然喜欢她,就好好珍惜。”

  “我特别放心,”林孝扬转头看着窗外枯干的树木,“她可不是你想象中那么好欺负的女孩。”

  林昭笑笑,看了看表,说:“快吃完回学校去吧,我回家收拾收拾东西,下午我来接你?”

  林孝扬摆摆手,意在你当我小学生啊?林昭点点头,深红色的头发懒懒地搭在肩上,秋日的阳光轻轻地撒在她的肩上,长又卷的睫毛低垂。

  沉默,沉默,还是沉默。

 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

亲,您还没登录噢,马上登录 or 注册

      
合作链接:
版权所有:潮州音乐学院继续教育网
地  址:潮州市湘桥区正新路364号
邮  编:521000
枫溪校区地址:潮州市枫溪区兰西路301号
邮 编:521000
办公电话:(0768) 036547821 (枫溪校区:0768-065231790)
传真电话:(0768) 036921473
E-mail :vweizhinong@jlxerox.com
枫溪校区:潮州市枫溪区兰西路301号
邮 编:521200
联系电话:(0768) 026478512
贵州快3开奖结果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3开奖结果 内蒙古快3开奖结果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